研究生院

您的位置: 首頁  新聞動態

2018年華東師范大學研究生學術論壇(沙龍)系列報道(12)——漢唐石刻研讀班

發布日期: 2018-11-01   瀏覽次數 768

華東師范大學研究生學術沙龍項目漢唐石刻研讀班28期成功舉辦


20181026日晚20時至2130分,華東師范大學研究生學術沙龍項目漢唐石刻研讀班28期在人文樓5303學術報告廳如期舉行。利用出土文獻與漢唐間地方社會學術研討會召開之機,本期活動有幸邀請到了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陳爽研究員、日本東京大學大學院人文社會系研究科佐川英治教授參加,兩位專家分別做了題為從金石之學到文史之學——中古石刻研究漫談”“383年,淝水之戰與中華世界的變化的學術報告。歷史系牟發松教授主持本期活動,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嚴耀中教授、河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所孫繼民研究員、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張榮強教授、日本皇學館大學文學部堀內淳一準教授、上海師范大學歷史系范兆飛教授、復旦大學歷史系仇鹿鳴副教授等學者出席此次會議,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李磊副教授、劉嘯博士以及中國古代史教研室的碩博士研究生參加了本期活動。

陳爽研究員首先講述了其著作《出土墓志所見中古譜牒研究》的得與失,談及《出土墓志所見中古譜牒研究》的撰寫過程與研究思路,并結合個人的研究心得,講到如何使石刻研究逐步拓展深入。這一部分內容有六個方面,分別是1、問題的發現;2、嘗試性的研究;3、史料的搜集與整理;4、回到傳世文獻;5、論題的拓展與深入;6、失誤與遺憾。在最初進行研究時,陳爽先生從墓志文本中發現了一些問題:幾乎所有長篇世系敘述文字均出現在墓志的特殊位置,或在志首,或在志尾,或單獨書寫在志陰,甚至寫到志蓋陰面或志陰兩側。這些文字多簡潔平實,直錄其事,無任何潤色和修飾,與志文其他部分文采飛揚的駢散和韻文的反差很大。這些文字敘述無章法,內容也互無銜接,并與志文內容有所重復,甚至有相互矛盾之處,完全不似出自一人之手。墓志中這些記錄家族譜系的文本,產生于兩晉南北朝不同時期、不同地域的墓志,在內容和書寫格式上卻有著驚人的相似,似乎有某些統一的書寫規范和文本格式:只敘官爵不述行狀;敘及母系世系,不僅表述郡望,而且要追述其父祖的官爵;所有子息全部收錄,不厭其詳。從這些疑問出發,通過對比志文和傳世的《世說新語》《文選》等文獻,以及對墓志本身格式的研究,陳爽先生最終有了重要發現,并形成了多篇論文,如《中古譜牒格式與內容的探究》《出土墓志中譜系記錄的文本辨析》《引譜入志:圖版分析與考古旁證》《中古譜牒格式復原》《中古譜牒的社會史考察》等等,到后來出版了論著《出土墓志所見中古譜牒研究》。

陳爽先生還做了一些其他的研究,如微觀歷史人口研究、中古譜牒格式復原等。在史料的搜集和拓展方面,陳爽先生提到古譜輯佚與新出墓志搜集要注意三個方面:《世說》、《文選》等傳統文獻中的古譜輯佚、近世譜牒中的古譜與《世說新語敘錄》中的古譜輯佚。陳爽先生還講到了漢唐間譜牒由私入官的演變與南北朝嫡庶的問題。第二個部分金石之學與文史之學,陳爽先生首先講到了金石著述的舊史料清理,之后提到了金石括例。金石義例之學的發端是元代學者潘昂霄《金石例》。受其啟發和影響,明清以來,續補之作層出不窮,如明王行著《墓銘舉例》、清黃宗羲著《金石要例》。嘉道間金石義例專著接踵問世,有梁玉繩《志銘廣例》,李富孫《漢魏六朝墓銘纂例》,郭忿《金石例補》,吳鎬《漢魏六朝墓志金石例》、《唐人志墓金石例》,梁廷艷《金石稱例》,馮登府《金石綜例》,王芑孫《碑版文廣例》,劉寶楠《漢石例》,鮑振芳《金石訂例》等。光緒十一年(1885)朱記榮輯編成《金石全例》,收入相關十種金石義例研究著作,標志著金石義例之學在清代的成熟。陳爽先生最后講到了傳統金石學與當代石刻研究的不同之處,傳統金石學是文人雅趣,關注問題瑣屑隨意,以證史補史為樂趣,屬于微觀史事的考訂;當代石刻研究屬于現代史學或文學的分支,有明確的問題意識,是以石刻為重要史料的系統學術研究。


緊接著,佐川英治教授做題為383年,淝水之戰與中華世界的變化的學術報告。佐川英治教授指出,歐洲378年發生的阿德里亞堡戰役與中國383年發生的淝水之戰年份相近,且在某些方面具有一定的相似之處,佐川英治教授認為淝水之戰是一元性中華世界的統一向多元性的中華世界統合的轉換點。淝水之戰之前即五胡十六國前半期,基本局勢是南北對立,在華北地域內部時有東西對立的同時,內部有從分裂逐漸走向一人天王、皇帝統一的傾向。佐川教授列舉了后趙石勒、前秦苻堅由天王、大單于即皇帝位時將大單于稱號、職位轉授太子的例子,指出這種從兼稱大單于的天王號轉變為一元性的皇帝稱號行為體現著對夏夷對等關系的平衡。以淝水之戰為導火索,前秦帝國崩潰的同時伴隨著東晉對華北影響力的衰退,五胡十六國后半期華北建國運動活躍,北方出現了45個稱天王、皇帝國家并存的情況。

佐川英治教授接著指出五胡十六國中最后建立的夏國開國君主赫連勃勃將原本所姓的姓改為赫連,強烈地表達了與天聯系的身份認知,其國號與年號的背后皆彰顯赫連夏王朝的正統性。佐川教授進一步延伸說,繼前秦之后又一次統一北方的北魏兼顧游牧世界和農耕社會,通過區分皇帝和可汗兩種角色建立了跨越夷夏的帝國,帝國在太武帝時代統一、統治華北的過程中,拉近了皇帝與佛教的關系,佛教逐漸成為華北地區胡漢共同信仰的宗教,而在隋唐時期有皇帝受菩薩戒成為佛教信眾的行為。佐川英治教授將383年的淝水之戰作為漢唐間歷史的分水嶺,淝水之戰后前秦帝國的崩潰意味著皇帝一元支配下統一華夏時代的結束,中國在與周邊世界的碰撞融合中進入多元化世界的時代。

報告結束后,與會的教授、老師就兩場報告的內容進行討論與評議。牟發松教授認為陳爽先生報告內容都是非常實用的內容,非常值得石刻班成員學習,并提到歷史研究第一要提出問題,第二要推進研究,第三不要與前人研究重疊,第四要關注問題背后的類型總結。牟發松教授認為佐川英治教授的這篇文章具有宏大的視野意識,其中以383年淝水之戰為界的時代劃分方法與雷海宗先生的二周說看法不謀而合,同時與梁啟超先生的中國史分期的三段論觀點亦有相似之處。范兆飛教授肯定了佐川先生報告中所體現的深切的問題意識,并指出佐川先生將胡人政權所用年號與漢帝國使用年號的對比做法以及將嘎仙洞刻文與《魏書·禮志》對比研究的方法對今后的學術研究具有啟發作用。仇鹿鳴副教授就報告中代國時期首領稱呼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精彩的點評與討論后,漢唐石刻研讀班第28期的活動圓滿結束。


(撰稿人:歷史學系2016級博士生董文陽,2017級碩士生劉徭瑤、林紅宇)



15选5复试投注奖金对照表